酌语_今天战音lorra出声库了吗?

谢谢我这么废你们还愿意关注
这里浅歌/酌语 一个月更lo主 vocaloid/全职/时之歌/魔道/凹凸/语c/狐妖/龙族
咸鱼一条 请多指教

不买不是基地人!!!给各位太太疯狂打call!希望大家来看看呀

刘卢繁殖基地:

这里是许久不见的接生员君!说好的搞大事来啦——


刘小别x卢瀚文cp合志《正文别册》正式一宣!


本次合志主题为【职业】,表演阵容共由21位选手组成,其中14位文手,7位画手,真的非常高兴能够请到各位爱刘卢的神仙太太们参本,相信一定能给我们带来各式各样美好的刘卢!


于是掌声有请各位选手!!(注:按首字母排序)


【文手】

饼砸—旅社老板 @饼砸抽到旧剑可以改名了 

苍楠—牛郎  @苍楠 

川上白日别—外卖小哥 @川上白日别 

花弦—声优 @君辞马卡龙 

筠子湘—动物饲养员 @筠子湘 

乃棠—军官 @乃棠 

前田隐灯—演员 @前田隐灯 

檎遥—作家 @酒见花梨 

糖糖—钢琴师 @红糖溶液 

瞳三三—摄影师 @瞳三三_我好累啊不想更新 

肖乘月—中医 @肖乘月 

颜可可—歌手 @顏可🐳 

陆南溪—街舞选手 @以船 

幽小游—侦探 @幽小游咩咩咩 


【画手】

九二七—医生 @九二七 

霁雨醉尘—老师 @霁雨醉尘 

瑮木风—雇佣兵 @瑮木风 

秋烨—学生 @秋燁 

万千—神职 @山河不足重 

有喻—服装设计师 @有喻队的黄少天 

嵛婶婶—电竞选手 @嵛道长 



后续消息请关注刘卢TAG和刘卢繁殖基地账号~欢迎大家留言~

人员安排以终宣为准,敬请期待!



改个表情包皮一下 中考回来再继续更文

占tag致歉
悄咪咪放一个高清封面打个广告
黄别blessing移步→av19583743
黄少天:陌辰
刘小别:酌语/浅歌
平面摄影:宫西
图片后期:涟鄢
没脸没皮跳的挺差的求轻喷x

理性吐槽

抱抱卿绝
虽然现在已经是佛系写手了 但真的心疼认真写文太太们 要认真写多久才能达到这位奇才的粉丝数 蛮难受的
同时也谢谢愿意关注我的各位

卿绝暮缘:

  我初入文圈,我清楚自己平时是挺懒的,但我也明白我的每篇文都是一个字一个字认认真的抠出来的。
  我不是佛系文手,也许你们会觉得我做不到去质疑别人但是一个伪苏文手这样涨粉。
  真的
  很心寒。
  我相信每一个认认真真写文的太太都会心寒。我们几百篇文章,几年的心血不如人家两篇伪玛丽苏的文。
  我特别开心关注我的小可爱们没有一个在她的粉丝名单里,谢谢关注我的小可爱们,也谢谢喜欢我的小可爱们。
  我相信不论是我还是其他任何认认真真写文的文手,太太。大家的一个评论一个喜欢,一个推荐都能让我们开心好久。
  且不说我们现在,看到那位伪玛丽苏小姐的主页,真的。很心寒。甚至也有退圈的想法。
   我不太明白那个太太粉丝底下那么多ID是全职人物或者全职账号卡名字的,你们真的爱全职吗?你们觉得你们这样对得起你们的ID吗。
  那些说着不要来××战队你去××战队的。每个战队都有每个战队的好,你们这样真的很让人心寒。我不相信真正的喻文州会让一个这样的写手去微草,我也不相信全职里任何一个战队会让这样一个人去其他战队。这样的人她根本不应该在全职这种地方出现! (这里可能过激了,但这就是我的主观想法)
        还有那些让那位自称小希的把自己写成某某角色的太太的你们若是想可以移步 全职男×你 那里面很多太太写的很棒,非常棒。
  他们的名字就是一场盛世!
         可你们这样对得起他们的名字吗!
  这些年全职这个圈子真的变了。周边高价倒卖文出现玛丽苏高涨粉。
  我希望大家都能真正爱全职,别再拿他们的名字出去干着丢人的事了。行吗?


【刘卢/圣诞】迷路的旅人和偶遇的留守者

非常ooc慎 大家圣诞快乐
梗为题目 梗源:瞳三三
很烂非常烂 写毁了这个好梗 希望三三不要打我 跪下给策划请罪我错了
本来有设定两条时间线同时进行 然而发现我写不完了 就把原来一条的初设扩成了这篇
都是加急赶出来的 愿意看的小天使们我万分感谢!!/跪谢

刘小别在这片树林里绕了很久,当他再一次回到自己最初留下记号的地方时,终于肯接受自己迷路的事实。他盯着树上的记号有些无奈,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迷路,但却是他最迷茫的一次,起码从前去的地方多多少少都会有人能让他问路,而这毫无人烟的森林里什么都没有。他咋了咋舌,索性放下行李靠着树坐了下来。
“你是我见过来这里迷路后最淡定的人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少年循声看去,一个男孩坐在树枝上,晃着两条腿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刘小别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对方,看着他湛蓝的眼眸问道:“你不是人类吧?”
那少年从树上跳下来,脸上表现出惊喜的神色,吃惊的说:“好厉害!为什么你能猜的这么准?我是这里的守林人。”
“我是路过这里的旅人,刘小别。”出于礼貌,刘小别也朝他点点头简单的介绍了自己。
“旅人…?那你会在这里停留吗?”卢瀚文看着刘小别,满怀期待的说。
刘小别本来没有停留的打算,他刚刚想问卢瀚文能不能带他出森林,但不知为何他不想让眼前的人失望:“大概会吧…”
卢瀚文抓着他的袖子开心的说:“真的吗?好久没有人来这里了,守在这里真的很无聊,你能不能陪我一会儿再走啊?”
“你不怕我是坏人?”刘小别有些意外的问。
卢瀚文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想不出一个好一点的理由,但是他真的太想有人陪着他说话了:“嗯…可是你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呀。你能给我讲讲外面的故事吗?”
“可以啊。”刘小别揉了揉他的头很爽快的答应了,尽管他才刚和卢瀚文认识一会儿。

“以前有一只鸟,一直被养在温室里,它渴望被放出去自由的翱翔,而不是一辈子呆在这个小房子里,其他的鸟儿都劝它放弃这个想法,只有一只很小的甚至根本无法在外面长时间飞行的鸟儿对它的想法表示支持。当他终于能够脱离了笼子时,发现那只小鸟儿跟着它一起飞出来了。一路上它目视前方一直飞着,小鸟儿也跟着它一起飞,处处关心着它,它没爱过其他东西,所以总是想当然,仍然自顾自的寻找着自己想要的东西。最终小鸟儿长大了,把放在它身上的心收走了。那只鸟依然向前飞着,等到它终于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的时候才发现,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小鸟儿早就被它弄丢了。于是它就回到了它们以前的那个温室,试图等到小鸟儿回来,但是弄丢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

“啊…好可惜…”卢瀚文叹了口气,他听的很认真,双手放在膝上乖乖的坐着。“明明可以自由翱翔了,还有那么好的鸟陪着他,他为什么不肯忘身边看看呢。”
“我不知道。”对于卢瀚文突然的较真,他不知该如何回答,思索了一下转移了话题:“你待在这里这么久,就没人带你出去?”
“我也很想出去的,可是作为守林人我不能离开这里呀,要等到下一任的守林人来接任,我才能离开。”卢瀚文的笑透漏着无奈,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上任守林人和他交接时那个复杂的笑容是想表达什么。
“时间不早啦,你该回去了。你每次带来的都是不同的故事呢,可是又要和你分别了…本来想告诉你我的故事作为回报来着,那就下次有缘相见时再说吧。”刘小别还想说什么,却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刘小别睁开眼睛,举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刚刚他大概是靠在树上睡着了。此时他正站在森林的边缘,向前看便能看到他进入森林的入口,脚下踩着的路径延伸向森林的深处,刘小别站在原地看了一眼出口,转身选择了反方向。
他会出去的,但不是现在,至少他还想听听那个故事,想要带着那个无比渴望走出森林的少年一起离开。

传闻每一片森林都有一个特定的守林人,守林人守护着森林,同时得到不朽的生命,每一任守林人接任职位以后便不能离开这片森林,与森林同生死共存亡,直到下一位接任者的到来。
或者是有一个能够愿意为了自己愿意一直留在这里的人。

[刘卢]愿赌服输

ooc严重
给游游的生贺! @幽小游咩咩咩
拖了一个月甚至拖过了自己生日我大概是第一个XD
我终于能登上号了感动极了
只带很少人玩 胡扯出来的一个小段子
——————
刘小别接完电话走到房门口时,房间里已经开始闹腾。本来私下大家关系都很不错,况且都是联盟里的小辈,聚在一起大家也没了平日里的拘束开始打闹。

“你一定要这样吗?”袁柏清眼中包含热泪,苦涩的开口。
戴妍琦举着手中的东西走近了一步,满脸坚定的说:“没有商量的余地。”
“真的没得选?”袁柏清不放弃一丝希望的问着。
“没得选,你说好的愿赌服输。”
“不就是带个猫耳吗,你一定可以,上吧别怂。”柳非在一旁捂嘴偷笑。
袁柏清内心复杂的接过戴妍琦手中少女心满满的猫耳发饰和一些蝴蝶结,认命的看了一眼戴妍琦,将东西带在了自己头上。
推门进来的刘小别正好撞见这一幕,十分不给面子的举起手机拍照并且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袁百货?唉你别摘啊,男子汉大丈夫要愿赌服输,别急让我先照一张来。”
“呵呵。你最好祈祷等会别栽在我手里:)。”袁柏清带着和善的微笑咬牙切齿的说。
“还没来的都通知到了?”高英杰对着坐到自己身边的刘小别说。
“嗯,刚刚打电话说了。啊,谢谢一帆。”刘小别点了点头,接过了乔一帆递给他的饮料。
“来来来那接着下一局游戏吧!边玩边等其他人。”戴妍琦拍够了照片收起了手机,将牌洗好后在桌子上倒扣着摆成一排。
等着所有人都拿了一张牌后,袁柏清抽走了最后一张牌,瞅了一眼牌面激动的站了起来,一把抓下头上其中一个蝴蝶结连着牌一起扔在桌子上:“我终于有机会一雪前耻了,四号是哪个!给通话记录里面第一个人打电话告白!”
刘小别看着自己的牌沉默了一下,有点不愿意接受,拿出手机刷新微博试图假装自己不是四号。
袁柏清就坐在刘小别旁边,很清楚的看见了他牌面上的数字4,邪魅一笑迅速拿走了刘小别手上的手机,刘小别见状想抢回来,袁柏清顺手将手机递给戴妍琦,自己拖着刘小别不让他过去。
“你认命吧,别想凭借手速删记录!!!小戴快拨电话让他说!”
“袁百货你至于吗???”刘小别放弃了挣扎。
手机还没锁屏,戴妍琦打开通话记录看清备注人名时小声的哇了一下,一只手捂着嘴将手机递给柳非。
柳非看到屏幕时露出了意义不明的笑容,拨通电话将手机举到刘小别脸旁:“来,说吧,男子汉大丈夫要愿赌服输。”
刘小别并没看清电话是打给谁了,但有一股迷之勇气促使他开口:“喂,那个啥…有一句话我想对你说很久了,我喜欢你。”
房间里十分配合的安静着,从而使得有人推门而入的声音格外的大,所有人望向门口的少年。
“啊?你刚刚说什么?”

卢瀚文接到电话后正准备说一声自己已经到了,对方却先开了口,似乎是那边话筒离得太远的缘故,说的内容卢瀚文并没听清。他一边询问对方刚刚说了什么,一边一把推开房间门,看到头上带着猫耳的袁柏清死命拖着刘小别,柳非举着手机站在他俩旁边,卢瀚文一脸懵逼的站在门口。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刘小别沉默了一下,偏头望了一眼手机上的名字,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开口:
“我说我喜欢你。”
“不是玩笑。”
“愿赌服输。”

【刘卢24h】旅途 13:00场(已重置)

*ooc严重慎

*私设如山

*拖后腿的一棒 求看官轻点打

[00]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01]

刘小别清楚的记得,这是他离家的第二年。

当他提出要放弃实习独自一人去旅行的时候,袁柏清满脸震惊的瞪着眼看着他,张大的嘴仿佛能吞下一颗鸡蛋。

“要不是从小一起长大,我都快要怀疑你是不是因为干了什么事儿要畏罪潜逃了。”

然后袁柏清就被被刘小别从三楼追到一楼,又从一楼追回三楼。

然而不止袁柏清,因放假而回到各地的307宿舍其他人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如出一辙的反应。

哦,除了孙翔。

孙翔淡定的喝了一口六个核桃,顺便翻个白眼鄙视了一下众人夸张的反应:“人想去就去呗至于这么惊讶么。不过刘小别你实话实说你真的不是因为失恋去散心?”

“失恋个球球啊,长这么大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刘小别哭笑不得。“就是…想出去看看。”

父母也并未有所阻拦,只是叮嘱他玩够了就回来。

最后袁柏清送他到火车站时,给了他一个拥抱说:“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们说,兄弟们保证随叫随到!旅途愉快。”说罢就送他上了火车。

这两年来刘小别到过大大小小的各种地方,拉着行李箱,挎着相机,背着吉他。他去过繁华的大都市,和熙熙攘攘的人们摩肩接踵;到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带着吉他参与那里热情好客的人们的演奏会。也路过平淡却热闹的村庄,攀登过一路上只有飞鸟和树木相伴的高山。感受着不一样的生活,用相机记录下每一处的风景,千变万化的细节让接下来的旅途更加惊喜。

路上有很多人问起他为什么选择一直旅行,他始终回答:“就是觉得自己还年轻吧,想去其他地方看看。”

很久以后刘小别后知后觉的发现,或许当初自己也是为了去寻找什么。当然那都是后话,不提也罢。

[02]

现在他到了一个新的小镇。已是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天气并不是特别的炎热。刘小别心血来潮,随便找了个笼罩在树荫下的长椅,放下行李拿出了吉他。

他简单的试了下音后,就弹唱起来,人们很快的聚集到声源处,为他献上热烈的掌声,并希望他可以继续弹下去。

刘小别应和群众的要求,很快弹起了下一首,然而在弹到间奏的时候他皱了一下眉,怎么也想不起来剩下的歌词是什么,他本以为就会如此糟糕的收场,没想到从人群中传来另一个歌声接着第二段唱了下去。

刘小别用余光瞥见有个深棕色头发的少年从人群中挤出来,走向前来站在自己身边,他把注意力重新转回手下,干脆不再张嘴单纯为身边的少年伴奏。

一曲终了,人群慢慢散开,刘小别收起吉他,抬眸正视身边的人,撞上一对深邃的眸子。

不等刘小别说什么,那少年抢先开了口:“刘小别前辈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吗?”

“卢翰文。”刘小别怎么会不记得,眼前的人正是蓝雨指定的黄少天接班人,另外在他大三那年的迎新晚会上,这个小鬼还作为临时的替补和自己一同上台演出过,更别说后来便一直跟着自己跟了一年。“好久不见。”

“前辈是来旅行的?”被称作卢翰文的少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拉起刘小别的行李箱,示意让他跟自己走,颇有要主动当刘小别的导游的意思。

“嗯,我自己来吧。”刘小别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从卢翰文手里拿过了自己的行李箱跟着卢翰文走。

“这片儿地方我最熟啦,小时候待过好几年了,镇子虽然小但是每个人很有意思的,没事干了还能到周围去看看风景消磨时间,到时候我带你转转熟悉一下这里吧。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小别前辈,楼下的阿婆说的果然没错,今天是个会发生好事的很好的日子。说起来前面转口那家的糖葫芦可好吃啦,山楂特别大——还很便宜…”卢翰文自顾自的唠叨着有的没的,丝毫不在意刘小别或许并不会长久的留在这里。

刘小别听卢翰文一连串聒噪又有些语无伦次的话,在心里吐槽了一下卢翰文不亏是黄少天的接班人,嘴角不经意间上扬至好看的弧度,然后从一堆杂七杂八的话中提炼出了主要信息:“所以这里是你的老家?”

“是呀是呀,不过也只是暂时住在这里而已,再过不久就要走了。哎你刚刚是不是笑了!小别前辈笑起来很好看啊,为什么总板着脸看上去好严肃啊。”卢翰文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瞅着刘小别。

夕阳拉长了两个人的身影。有这么一个人在身边吵吵闹闹的,似乎连路程都短了不少,很快就到了卢翰文家门口。

卢瀚文边掏出钥匙开门边和刘小别说:“目前就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前辈你先跟我一起住在这里吧,反正我这儿空着也是空着,省的你还要去专门找一次旅馆。”

“谢谢。”刘小别看着卢翰文满脸灿烂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

院子里堆放了不少东西,却并不杂乱,也勉强能称作井然有序,全都被分好了类依次堆在院子边上。卢瀚文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就是有点儿乱,我来也没太久,之前没收拾完的加上前两天找东西翻腾乱的都还没来得及收拾。”

“没关系的。”刘小别把背上的吉他取下靠在墙边,提着行李箱跟卢瀚文进了屋子里。

当卢瀚文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给刘小别住的房间,俩人一起出来时黄昏已经要结束了,夕阳收起了最后一缕残霞,夜幕逐渐降临。

[03]

刘小别就这么在这里住了两周,按照计划来说,他此时应该启程去往下一个地方了,不知为何在面对卢翰文让他再住一阵子的提议时,刘小别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如卢翰文说的一样,这个小镇真的很不错,而且平淡舒适的生活让刘小别一下子有了不舍离开的感觉。

刘小别突然找到了这次旅行的意义,好像就是来寻找什么东西的,或许就是像这样平淡而美好的生活。

傍晚时分俩人搬了椅子坐在院子里乘凉,刘小别摊在椅子上看卢翰文捣鼓自己的吉他。

“要是喜欢的话我教你呗。”刘小别坐直了身体拿过卢翰文递过来的吉他,一个一个音的弹给他听。

卢翰文双手托腮撑在椅子扶手上看着刘小别手上的动作:“小别前辈你刚来这里的时候弹得第一首歌是什么呀?从来没听过,但是挺好听的。”

“是家乡的一首童谣,小时候母亲总是会哼给我听。”刘小别揉了揉卢翰文的脑袋,明白他的意思,酝酿了一下情绪开始弹给他听。

他认真的弹,卢瀚文静静的听,一曲弹闭,刘小别思索了一下开口问:“我来这里多久了?”

卢翰文认真的板着手指头算了算:“嗯…大概有一个月了吧?是要走了吗?”

“快了。”

“星星好漂亮。”刘小别转头看了一眼抬头看星星的卢翰文,见他无心再与自己谈论关于吉他的话题,就进屋把吉他装回琴包,回来时卢翰文已经把椅子搬到了院子边。

“小别前辈,要一起去撸串吗。”湛蓝色的眸子闪着光。

“老板来六瓶啤酒!”卢翰文随便找了张桌子拉着刘小别坐下,在对方疑惑的注视下开口就要了六瓶啤酒。

“你能喝酒吗?”刘小别想让老板给他换成饮料,却被卢翰文拦下。

“哇你说的我好像我还未成年一样!不就是长的比较小吗,我今年可都大学毕业了,等到了年底就二十一岁了。”卢翰文鼓起了个包子脸忿忿的说。

“所以这就是你一口气点六瓶啤酒的理由…?你以前没喝过酒吧,酒量应该不大,你注意着点儿别直接倒了,不然我等会得给你抬回去。”刘小别示意老板留下开瓶器让他们自己来,一边毫不留情的回怼卢瀚文。

卢翰文眨眨眼,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强行塞给他一瓶酒。

然而还真被刘小别说中了,卢翰文的酒量确实不怎么样,一瓶下去脸颊已经微微泛红,硬是喝了两瓶多之后已经快趴在桌子上了。

然而最后还是剩了一瓶,所幸没开封还可以退掉。刘小别小心翼翼的扶着卢翰文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

醉酒后的卢瀚文更加活跃,要不是刘小别拉着他,他能跳一步飞上天。

已是深夜,路上没什么行人,刘小别拉着卢瀚文往家走,即使被拉着,卢瀚文走路还是蹦蹦跳跳的,每一步都将胳膊挥的很高。刘小别挺困了,加上喝了酒这会儿也有点迷糊,然而还是紧紧拉着卢瀚文,生怕他摔倒。

卢瀚文突然就不跳了,规规矩矩的走在刘小别旁边,突然说:“前辈啊,我有个特别喜欢的人。”

刘小别愣了一下问:“嗯?怎么了?”

“我喜欢他喜欢了好久好久…他对我笑一下我都能开心很久,可是我不敢对他说,我怕说了会连朋友都做不了。”卢翰文明显是醉了,可说的每一句话都感觉他清醒着。

“喜欢就去说呗,大男人的怂什么。”刘小别困的五迷三道,但是卢翰文说的每一句话都清晰的传进他的耳朵。

“啊,这样啊…”卢瀚文突然挣开刘小别的手,快速往前跑了几步,转过身望着刘小别。

然后他像是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眼睛里闪着光,跑向刘小别。

“前辈。”

“嗯。”

卢瀚文踮起脚靠在刘小别肩上,在他耳边说:“刘小别,我喜欢你。”

刘小别瞬间就清醒了,瞪大的绿眸里写满不可思议。他看向卢翰文,卢翰文拽着他的袖子,脸上写满了认真。

“你或许不相信…我从很久很久以前还在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你啦,那时候的你站出来帮我说话的时候超级帅的…当我在这个镇子看到你的时候我真的特别开心,我知道这样做可能会给你带来困扰…可是我再不说就来不及啦,你就要走了,我不想怂一辈子…”卢翰文将头埋在刘小别的怀里,声音有些哽咽“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啊。”

晚风带着凉意吹拂过,刘小别愈发的清醒,满脸的不可置信,然而卢翰文已经睡着了,刘小别叹了口气将卢瀚文外套口袋里的钥匙打开门,背着他一步一步进了屋子。

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吧。

[04]

等刘小别醒来的时候发现卢翰文已经走了,带走了一些行李,留下了一封信给刘小别。

信上对昨晚的事只字不提,依旧絮絮叨叨,大抵是想到什么就写了什么,满是那人的作风。

刘小别觉得他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该准备启程继续旅行了。

他拿着吉他思索了一阵子又放下,把它留在了这栋房子里,把卢瀚文配给他的备用钥匙放到了背包的最低部,就这么继续上路了。

刘小别又走了几个月,从夏末一直走到冬初。路上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他经常在无意之间想到卢翰文,仿佛他还在身边吵吵闹闹,他愈发的不习惯只有一个人的生活。

他想起了那个夏夜,卢翰文对他坦白心思的那时候,他与卢翰文对视的时候,他看到了最美的星辰,胜过漫天的繁星。

“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啊。”

“我也是。”风拂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05]

刘小别在第二年的春天再一次回到了这个小镇,看着和走之前并没有太大变化的街道还留着过年时挂上去的红灯笼他突然有些感慨。

冷风划过冷的刘小别缩了缩脖子,加快步伐走向曾住过的小院。

他掏出钥匙打开门,发现他走时还堆在院子里那堆东西被收拾走了。他将东西放到曾住的那个房间,带上钥匙出门去镇上转悠。

在路口他看到卢瀚文赞不绝口的那家糖葫芦,卖糖葫芦的老人和蔼的说:“吃了我的糖葫芦的人都会幸福的!”

“取两根吧。”他听见自己这么说着。

捏着纸袋子的刘小别晃悠到了他第一次来这里时弹吉他的地方,人群那边传来断断续续的吉他音,先开始是单独的几个音,停顿一下后弹起了一首曲子。

刘小别听的分明,那就是他小时经常能听到的那首童谣。

刘小别有些激动,穿越人群望向那边的椅子,恰巧椅子上的人也抬头望向这边,他对上卢翰文那对深邃的眸子时笑了。

夕阳把两个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这一幕竟与刘小别第一次来到这个小镇的场景惊人的相似。

卢瀚文眨眨眼睛,笑着说:“你回来啦。”

刘小别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到了旅途的终点站。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重置改了好多地方然而还是不太满意,第一次想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有很多想法,最后因为赶死线写烂了,修改也没修改好,有人能看真的超开心。

故事我设定成了差两级,两人均已成年,然而喜欢上对方的时候还是在学生时代,以前的故事后面我会用一篇番外交代一下,啊他们真的太好了。别哥的旅途已经结束,可是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最后一次改的时候是在昨天深夜,想试着在晚上能找回当时想出这个故事的感觉,看看能不能回忆起一些细节,结果困的不行差点打个y≥0,早上起来看到里面有个y还没删掉有点想笑。
嗯,谢谢。/老咸鱼鞠躬

-ooc严重
-沉迷袁柳,扛起袁柳大旗使劲挥舞
-关爱冷cp
-瞎胡写的小段子 看看就好

叶下红:              10分钟前
早上跟小戴去吃云秀姐推荐的麻辣烫,这个小傻子放多了辣我俩吃完嘴都有点肿,刚刚去见某人的时候小戴开玩笑的一句“可能是被啃肿的吧”,某人居然信了【手黄再】
转发 4      评论  55       赞 268
冬虫夏草:小祖宗我错了你理我一下吧!!
飞刀剑 回复 @冬虫夏草:袁百货惹柳妹子生气了?赶紧去哄啊。
叶下红 回复 @冬虫夏草:【你想都不要想.jpg】
>点击展开评论区<

柳非饶有兴趣的逛着腿看着袁柏清发过来的一条条信息,二十分钟前她愤怒的拉着戴妍琦转头就走,然后进了这家甜品店。
戴妍琦用小勺子挖下一块蛋糕塞进嘴里,无意间刷出了柳非微博然后点了个赞,靠在椅子上看着坐在对面的柳非:“所以非非,你真的不打算原谅袁柏清吗?”
“嗯…再等会儿”
其实在戴妍琦开始吃蛋糕的时候她就不气了,不理袁柏清就是单纯的想跟他赌气。
戴妍琦表示不是很懂你们脱团狗的操作,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手机说出口:“那你可以关掉你的特别关心铃声吗,或者现在就回复他,一声接一声真的受不了。”
柳非认命关掉了铃声,重新点开消息对话框。
袁柏清:非非我错了!!!
袁柏清:我真的错了大小姐你原谅我吧
袁柏清:非非?大小姐?
袁柏清:大小姐?????
袁柏清:小祖宗哎你理我一下吧
看着消息柳非像是想起了什么笑出声,无视戴妍琦看傻子的眼神,飞快的的打字回复。
柳非:要我原谅你也可以.
袁柏清:大小姐你终于肯理我了
柳非: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袁柏清:你尽管说!
柳非:嗯…以后你要娶我当媳妇
不同前几条秒回的消息,这次那边沉默了很久没回复,柳非一遍一遍刷新着消息框,她有些丧气后悔这么直接说出来了。
戴妍琦摇摇头喃喃自语:“恋爱中的女人哦。”
柳非的心随着戴妍琦越吃越少的蛋糕慢慢跌落谷底,终于有了新消息的提示,她赶紧解开手机锁屏。
袁柏清:好啊,我愿意。
一只手拿着戒指盒伸到柳非面前,柳非在戴妍琦意义不明的笑容中,顺着这只手看向旁边,少年手撑着膝盖喘了两口气,然后直起身子笑的灿烂:“那你要嫁给我吗,柳非?”
“那就稍微原谅你一次吧。”柳非拿起戒指带在自己的无名指上这么说着。
戴妍琦悄悄的离开了,拿出手机给袁柏清发消息:袁大爷小女子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说好的我发你坐标你包我一周的甜品别忘了呀 |・ω・`)

END.

一次理直气壮的占tag

给糖疯狂打电话!!!

泡泡糖:

趁还没有开学,你们糖还没有过气


问一声,出本有没有人要!!!


cp向都是刘卢刘,偏刘卢一些 如果出的话收一个10w字长篇(点我!)+六个小短篇,有人很在意小短篇是啥欢迎私我(……)反正小短篇都在这个lo里啦


没出过本,就想留个纪念什么的 要的下面扣个1呗!!人够了我就开始准备啦!!!


嗯,最后还要一个不情之请 有乐意给我搞G的天使吗!!!没有就当我没问,我不尴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