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卢]黄昏的挽歌-刘卢繁殖基地联文第六弹

BGM:黄昏的挽歌/时之歌project/Rajor
我是拖后腿的一棒……往各位看官轻点打
#ooc严重
#短小且有刀慎入

0.
天空中弥漫着烽火和硝烟,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两种颜色:到处正在溅落的灰黑色以及其中夹杂着的夺目的鲜红。
卢瀚文挥舞着手中的重剑将最后一个敌人斩杀,捂着腹部不停流血的伤口环顾四周。仰天并没有迎来刺眼的阳光,而是发散着柔和光芒的圆盘正向着地平线缓缓下落,大片的云朵染成金色。
以重剑支撑单膝跪地,此刻对自己来说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战争终于迎来结束。视线逐渐模糊不清,终是忍不住闭上了眼。

1.
【风 带来远方 几声喧哗
旅人啊 请停住步伐】
幼年的卢瀚文踮起脚轻轻捂住前面人的眼睛,刻意压了压嗓子饱含笑意的开口:“猜猜我是谁?不可以回头哦,回头就犯规了。”
“卢瀚文。”少年并没有急着拿掉眼睛上的手,而是语气平淡的回复他的问题。
卢瀚文撇撇嘴,满不情愿的松手“为什么小别哥每次都能认出来呢?”
那少年便是卢瀚文口中的小别哥——刘小别。
“因为你每天都会问一次,猜不出来的才是傻子。”似是要安慰有些沮丧的卢瀚文,刘小别揉揉他的头说:“下回让你一次便是了。”
于是小小的卢瀚文重新展露笑容。
.
在全是废墟和尸体的战场中央,身上伤口遍布的刘小别站在卢瀚文的身后,他伸出手盖在卢瀚文的眼睛上,他克制自己声音尽量平稳,试图掩盖自己受伤的事实:“猜猜我是谁?不可以回头哦,回头就犯规了……”
卢瀚文有些惊喜:“小别?”
在卢瀚文的前方,残存一口气的一名敌方战士举起了手中的枪,不甘心就此死去,于是这名战士扣动了扳手。
刘小别抱着卢瀚文转身和卢瀚文交换位置,子弹打进肉体的声音清晰传来,他整个人靠在卢瀚文的背上,再也没力气握住手中的剑,追魂掉在地上发出声响。
卢瀚文由惊喜转变为惊恐,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耳边只剩下刘小别在自己耳边说的的那句“我爱你,再见。”

2.
【火 停驻眼眸 短暂光华
让琴声 就这样悠长留下】
[是梦……?]
猛然睁开眼睛惊坐起,环顾四周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被移进房间,身上的伤口都被仔细的处理包扎。
[为何会突然梦到几年前?]
抬眸望向窗外,晚霞已经烧红了半边天。
[自己竟是睡了一整天?]

【心 已然寂寞在永夜挣扎
他的身 影 还如山挺拔】
卢瀚文跳下床,剧烈的动作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
推开门沿着小路向前走去。空气中弥漫着喜悦的气息却还夹杂着些许悲伤,人人都沉浸在战争胜利带来的喜悦和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而在战争中牺牲的人,已然成为一座座新坟,再也不会回来。
望着天边的夕阳,他想起了很久以前某个人对他说的那句诗。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那时他还打趣的说道黄昏有什么不好,黄昏的景象那么绚丽,何况黄昏过后,再天亮时就又是新的一天。
最后那人只是笑笑,并未说其他。

3.
【泪 渐渐侵蚀 斑驳脸颊
他的思念 累积成雪峰倾塌】
残存的几缕阳光被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漏到地上变成了淡淡的圆圆的轻轻摇曳的光晕。他盯着地上的影子,那深邃的目光像是透过影子,望向了更遥远的过去。
暮色四合,最后一抹斜阳还留恋地抚摸着地平线。
他记得很多年前,就是这样相同的黄昏,那一声枪响,带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某个人。

起风了。恍惚间似乎看到眼前多了一个缥缈的人影,人影伸出手环住自己。
于是泪水再忍不住夺眶而出,声音有些哽咽的叫出一个名字:“刘小别——”
风拂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似是有人在耳边轻语。

【再见吧 我最亲爱的 阿芙狄娜
多想能 再次 拥抱 你归家
但尘烟 尘烟阻断了我的牵挂
凝结成 一缕黄沙】
夕阳收起了最后一抹残阳,最后一抹晚霞已经融进冥冥的暮色之中,天色逐渐暗下来了。
再看向前时,那缥缈的身影已经散去。
“再见。”
风停了,太阳落下下去了。

此后,卢瀚文遇见的每一个人,都不会是像刘小别一样的人了。

END.

稍微有点儿烂尾,文笔差全靠描写堆积,拖了整个企划的后腿真的十分抱歉!!
最开始抽到这首歌还不知道怎么写,想了很多,最后就说就这么写吧,能写成什么样的就写成什么样。有点不负责任,然后放飞自我的结局就是惨败收场XD
写了开头就想起了去年和亲友战争paro的群戏,然后剧情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偏向之前写的自戏。
整篇文有点偏向意识流吧,个人觉得这篇很失败……有点脱离主题,各位看官愿意看到这里真的感激不尽!!
写到最后已经忘记原来设定的结局是什么样的了,而且和自己最初想表达的稍有不同,实在想不起来就这么收尾了。有些小遗憾。大体故事应该可以看懂吧…
游游死了卢于是我就来死别bu 欢迎捉虫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 21 )
热度 ( 32 )

© 酌语_今天战音lorra出声库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