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卢24h】旅途 13:00场(已重置)

*ooc严重慎

*私设如山

*拖后腿的一棒 求看官轻点打

[00]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01]

刘小别清楚的记得,这是他离家的第二年。

当他提出要放弃实习独自一人去旅行的时候,袁柏清满脸震惊的瞪着眼看着他,张大的嘴仿佛能吞下一颗鸡蛋。

“要不是从小一起长大,我都快要怀疑你是不是因为干了什么事儿要畏罪潜逃了。”

然后袁柏清就被被刘小别从三楼追到一楼,又从一楼追回三楼。

然而不止袁柏清,因放假而回到各地的307宿舍其他人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如出一辙的反应。

哦,除了孙翔。

孙翔淡定的喝了一口六个核桃,顺便翻个白眼鄙视了一下众人夸张的反应:“人想去就去呗至于这么惊讶么。不过刘小别你实话实说你真的不是因为失恋去散心?”

“失恋个球球啊,长这么大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刘小别哭笑不得。“就是…想出去看看。”

父母也并未有所阻拦,只是叮嘱他玩够了就回来。

最后袁柏清送他到火车站时,给了他一个拥抱说:“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们说,兄弟们保证随叫随到!旅途愉快。”说罢就送他上了火车。

这两年来刘小别到过大大小小的各种地方,拉着行李箱,挎着相机,背着吉他。他去过繁华的大都市,和熙熙攘攘的人们摩肩接踵;到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带着吉他参与那里热情好客的人们的演奏会。也路过平淡却热闹的村庄,攀登过一路上只有飞鸟和树木相伴的高山。感受着不一样的生活,用相机记录下每一处的风景,千变万化的细节让接下来的旅途更加惊喜。

路上有很多人问起他为什么选择一直旅行,他始终回答:“就是觉得自己还年轻吧,想去其他地方看看。”

很久以后刘小别后知后觉的发现,或许当初自己也是为了去寻找什么。当然那都是后话,不提也罢。

[02]

现在他到了一个新的小镇。已是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天气并不是特别的炎热。刘小别心血来潮,随便找了个笼罩在树荫下的长椅,放下行李拿出了吉他。

他简单的试了下音后,就弹唱起来,人们很快的聚集到声源处,为他献上热烈的掌声,并希望他可以继续弹下去。

刘小别应和群众的要求,很快弹起了下一首,然而在弹到间奏的时候他皱了一下眉,怎么也想不起来剩下的歌词是什么,他本以为就会如此糟糕的收场,没想到从人群中传来另一个歌声接着第二段唱了下去。

刘小别用余光瞥见有个深棕色头发的少年从人群中挤出来,走向前来站在自己身边,他把注意力重新转回手下,干脆不再张嘴单纯为身边的少年伴奏。

一曲终了,人群慢慢散开,刘小别收起吉他,抬眸正视身边的人,撞上一对深邃的眸子。

不等刘小别说什么,那少年抢先开了口:“刘小别前辈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吗?”

“卢翰文。”刘小别怎么会不记得,眼前的人正是蓝雨指定的黄少天接班人,另外在他大三那年的迎新晚会上,这个小鬼还作为临时的替补和自己一同上台演出过,更别说后来便一直跟着自己跟了一年。“好久不见。”

“前辈是来旅行的?”被称作卢翰文的少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拉起刘小别的行李箱,示意让他跟自己走,颇有要主动当刘小别的导游的意思。

“嗯,我自己来吧。”刘小别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从卢翰文手里拿过了自己的行李箱跟着卢翰文走。

“这片儿地方我最熟啦,小时候待过好几年了,镇子虽然小但是每个人很有意思的,没事干了还能到周围去看看风景消磨时间,到时候我带你转转熟悉一下这里吧。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小别前辈,楼下的阿婆说的果然没错,今天是个会发生好事的很好的日子。说起来前面转口那家的糖葫芦可好吃啦,山楂特别大——还很便宜…”卢翰文自顾自的唠叨着有的没的,丝毫不在意刘小别或许并不会长久的留在这里。

刘小别听卢翰文一连串聒噪又有些语无伦次的话,在心里吐槽了一下卢翰文不亏是黄少天的接班人,嘴角不经意间上扬至好看的弧度,然后从一堆杂七杂八的话中提炼出了主要信息:“所以这里是你的老家?”

“是呀是呀,不过也只是暂时住在这里而已,再过不久就要走了。哎你刚刚是不是笑了!小别前辈笑起来很好看啊,为什么总板着脸看上去好严肃啊。”卢翰文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瞅着刘小别。

夕阳拉长了两个人的身影。有这么一个人在身边吵吵闹闹的,似乎连路程都短了不少,很快就到了卢翰文家门口。

卢瀚文边掏出钥匙开门边和刘小别说:“目前就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前辈你先跟我一起住在这里吧,反正我这儿空着也是空着,省的你还要去专门找一次旅馆。”

“谢谢。”刘小别看着卢翰文满脸灿烂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

院子里堆放了不少东西,却并不杂乱,也勉强能称作井然有序,全都被分好了类依次堆在院子边上。卢瀚文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就是有点儿乱,我来也没太久,之前没收拾完的加上前两天找东西翻腾乱的都还没来得及收拾。”

“没关系的。”刘小别把背上的吉他取下靠在墙边,提着行李箱跟卢瀚文进了屋子里。

当卢瀚文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给刘小别住的房间,俩人一起出来时黄昏已经要结束了,夕阳收起了最后一缕残霞,夜幕逐渐降临。

[03]

刘小别就这么在这里住了两周,按照计划来说,他此时应该启程去往下一个地方了,不知为何在面对卢翰文让他再住一阵子的提议时,刘小别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如卢翰文说的一样,这个小镇真的很不错,而且平淡舒适的生活让刘小别一下子有了不舍离开的感觉。

刘小别突然找到了这次旅行的意义,好像就是来寻找什么东西的,或许就是像这样平淡而美好的生活。

傍晚时分俩人搬了椅子坐在院子里乘凉,刘小别摊在椅子上看卢翰文捣鼓自己的吉他。

“要是喜欢的话我教你呗。”刘小别坐直了身体拿过卢翰文递过来的吉他,一个一个音的弹给他听。

卢翰文双手托腮撑在椅子扶手上看着刘小别手上的动作:“小别前辈你刚来这里的时候弹得第一首歌是什么呀?从来没听过,但是挺好听的。”

“是家乡的一首童谣,小时候母亲总是会哼给我听。”刘小别揉了揉卢翰文的脑袋,明白他的意思,酝酿了一下情绪开始弹给他听。

他认真的弹,卢瀚文静静的听,一曲弹闭,刘小别思索了一下开口问:“我来这里多久了?”

卢翰文认真的板着手指头算了算:“嗯…大概有一个月了吧?是要走了吗?”

“快了。”

“星星好漂亮。”刘小别转头看了一眼抬头看星星的卢翰文,见他无心再与自己谈论关于吉他的话题,就进屋把吉他装回琴包,回来时卢翰文已经把椅子搬到了院子边。

“小别前辈,要一起去撸串吗。”湛蓝色的眸子闪着光。

“老板来六瓶啤酒!”卢翰文随便找了张桌子拉着刘小别坐下,在对方疑惑的注视下开口就要了六瓶啤酒。

“你能喝酒吗?”刘小别想让老板给他换成饮料,却被卢翰文拦下。

“哇你说的我好像我还未成年一样!不就是长的比较小吗,我今年可都大学毕业了,等到了年底就二十一岁了。”卢翰文鼓起了个包子脸忿忿的说。

“所以这就是你一口气点六瓶啤酒的理由…?你以前没喝过酒吧,酒量应该不大,你注意着点儿别直接倒了,不然我等会得给你抬回去。”刘小别示意老板留下开瓶器让他们自己来,一边毫不留情的回怼卢瀚文。

卢翰文眨眨眼,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强行塞给他一瓶酒。

然而还真被刘小别说中了,卢翰文的酒量确实不怎么样,一瓶下去脸颊已经微微泛红,硬是喝了两瓶多之后已经快趴在桌子上了。

然而最后还是剩了一瓶,所幸没开封还可以退掉。刘小别小心翼翼的扶着卢翰文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

醉酒后的卢瀚文更加活跃,要不是刘小别拉着他,他能跳一步飞上天。

已是深夜,路上没什么行人,刘小别拉着卢瀚文往家走,即使被拉着,卢瀚文走路还是蹦蹦跳跳的,每一步都将胳膊挥的很高。刘小别挺困了,加上喝了酒这会儿也有点迷糊,然而还是紧紧拉着卢瀚文,生怕他摔倒。

卢瀚文突然就不跳了,规规矩矩的走在刘小别旁边,突然说:“前辈啊,我有个特别喜欢的人。”

刘小别愣了一下问:“嗯?怎么了?”

“我喜欢他喜欢了好久好久…他对我笑一下我都能开心很久,可是我不敢对他说,我怕说了会连朋友都做不了。”卢翰文明显是醉了,可说的每一句话都感觉他清醒着。

“喜欢就去说呗,大男人的怂什么。”刘小别困的五迷三道,但是卢翰文说的每一句话都清晰的传进他的耳朵。

“啊,这样啊…”卢瀚文突然挣开刘小别的手,快速往前跑了几步,转过身望着刘小别。

然后他像是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眼睛里闪着光,跑向刘小别。

“前辈。”

“嗯。”

卢瀚文踮起脚靠在刘小别肩上,在他耳边说:“刘小别,我喜欢你。”

刘小别瞬间就清醒了,瞪大的绿眸里写满不可思议。他看向卢翰文,卢翰文拽着他的袖子,脸上写满了认真。

“你或许不相信…我从很久很久以前还在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你啦,那时候的你站出来帮我说话的时候超级帅的…当我在这个镇子看到你的时候我真的特别开心,我知道这样做可能会给你带来困扰…可是我再不说就来不及啦,你就要走了,我不想怂一辈子…”卢翰文将头埋在刘小别的怀里,声音有些哽咽“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啊。”

晚风带着凉意吹拂过,刘小别愈发的清醒,满脸的不可置信,然而卢翰文已经睡着了,刘小别叹了口气将卢瀚文外套口袋里的钥匙打开门,背着他一步一步进了屋子。

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吧。

[04]

等刘小别醒来的时候发现卢翰文已经走了,带走了一些行李,留下了一封信给刘小别。

信上对昨晚的事只字不提,依旧絮絮叨叨,大抵是想到什么就写了什么,满是那人的作风。

刘小别觉得他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该准备启程继续旅行了。

他拿着吉他思索了一阵子又放下,把它留在了这栋房子里,把卢瀚文配给他的备用钥匙放到了背包的最低部,就这么继续上路了。

刘小别又走了几个月,从夏末一直走到冬初。路上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他经常在无意之间想到卢翰文,仿佛他还在身边吵吵闹闹,他愈发的不习惯只有一个人的生活。

他想起了那个夏夜,卢翰文对他坦白心思的那时候,他与卢翰文对视的时候,他看到了最美的星辰,胜过漫天的繁星。

“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啊。”

“我也是。”风拂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05]

刘小别在第二年的春天再一次回到了这个小镇,看着和走之前并没有太大变化的街道还留着过年时挂上去的红灯笼他突然有些感慨。

冷风划过冷的刘小别缩了缩脖子,加快步伐走向曾住过的小院。

他掏出钥匙打开门,发现他走时还堆在院子里那堆东西被收拾走了。他将东西放到曾住的那个房间,带上钥匙出门去镇上转悠。

在路口他看到卢瀚文赞不绝口的那家糖葫芦,卖糖葫芦的老人和蔼的说:“吃了我的糖葫芦的人都会幸福的!”

“取两根吧。”他听见自己这么说着。

捏着纸袋子的刘小别晃悠到了他第一次来这里时弹吉他的地方,人群那边传来断断续续的吉他音,先开始是单独的几个音,停顿一下后弹起了一首曲子。

刘小别听的分明,那就是他小时经常能听到的那首童谣。

刘小别有些激动,穿越人群望向那边的椅子,恰巧椅子上的人也抬头望向这边,他对上卢翰文那对深邃的眸子时笑了。

夕阳把两个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这一幕竟与刘小别第一次来到这个小镇的场景惊人的相似。

卢瀚文眨眨眼睛,笑着说:“你回来啦。”

刘小别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到了旅途的终点站。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重置改了好多地方然而还是不太满意,第一次想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有很多想法,最后因为赶死线写烂了,修改也没修改好,有人能看真的超开心。

故事我设定成了差两级,两人均已成年,然而喜欢上对方的时候还是在学生时代,以前的故事后面我会用一篇番外交代一下,啊他们真的太好了。别哥的旅途已经结束,可是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最后一次改的时候是在昨天深夜,想试着在晚上能找回当时想出这个故事的感觉,看看能不能回忆起一些细节,结果困的不行差点打个y≥0,早上起来看到里面有个y还没删掉有点想笑。
嗯,谢谢。/老咸鱼鞠躬

评论 ( 5 )
热度 ( 48 )

© 酌语_今天战音lorra出声库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